易师

Hello?

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这应该是我目前人生以来最为黑暗的一年。


我挣扎了一个半年,又痛苦了一个半年。毁灭了一部分的自己,又给了自己重建的机会。


在几天前好像找出了原因,这几天又重复犯了这个错误。现在到了2018年的倒数第二天的晚上。2019年的第一天是我从十代跨到二十代的日子,我的二十岁生日。这算是重新开始的意思吗?


想了很多有的没的,做了很多不知道结果对错的选择。


但现在还不算太晚吧,19岁的最后两天。


我想重新开始


疯狂想嗑87

虽然冷但好带感啊

原作就是修罗场 (来自弟控和第一厨的凝视)

架空分分钟霸总小说流(bushi)


【狱纲】生日限定

*CP:无论十年前十年后,本质狱纲
*泽田纲吉生贺,本来想着感情向结果好像写成搞笑文




他握着如血般鲜艳的一大束玫瑰花,站在门外,那只悬着的半握紧的拳头,迟迟没有动作。

01

今天是泽田纲吉的生日。

一大早就是来自Reborn亲切的起床问候,急急忙忙洗漱后是母亲亲自做的爱心早餐,临出门被碧洋琪硬塞了据说是生日礼物的奇怪便当,出门后拐弯就看到了山本手中拿着的礼物,再一起上学。走到校门口后云雀学长依旧检查风纪,但草壁学长却悄悄塞了一个小盒子。中午在天台吃饭,小春和库洛姆不知道怎么跟着京子混了进来,还带着一大袋甜品分着吃了。

放学后跑去约了了平晚上去家里庆祝生日,在回家路上还遇到了看着有点鬼鬼祟祟的六道骸,也厚着脸皮去问了一声。

父亲久违地出现在家里,还捎来了瓦里安和九代目的礼物。巴吉尔听到他们回来的声音,就在厨房伸出头喊着泽田大人生日快乐。

除了狱寺在前几日因为急事被九代目叫回了意大利以外,基本人齐。

至于云雀学长和六道骸,姑且忽略不计。

大人们拿出了酒开始干杯,喝着喝着就忘了谁才是今天的主人公个个面红耳赤地猜拳。女孩子们一边和奈奈妈妈说笑一边收拾起碗筷,他们几个男孩子则打算偷偷溜回房间玩新买的游戏机,年纪小的一平和蓝波则围着蛋糕你追我赶一个要拆一个不让拆。

泽田纲吉看着家里热热闹闹的场景,不自觉笑了起来。这是他记忆中第一个这么热闹的生日。

最后还是Reborn收拾残局,趁着奈奈和女孩子们在厨房洗碗,一声枪响全场安静。

“准备吃蛋糕。”大魔王如此说道。等到刚安静下来的场面又开始骚动,他又补充了一句,“吃完蛋糕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哎——”所有人都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明天还要上学。”杀手先生习惯性地用枪顶了顶黑色帽沿。

“这样的时候,以后还会有很多。”

02

等到泽田纲吉洗完澡回到房间,时钟已经往十一点走着了。Reborn早就睡下,他悄悄开了小灯开始拆礼物。

人生第一次收到这么多的礼物,第一次和这么多人一起过生日。

“谢谢你哦,Reborn。”他低声对着已经闭上眼睛的婴儿说道。

如果没有你的话,我的人生不会发生这么大的改变。

Reborn突然翻了个身,脸朝着窗外。纲吉听到声响,偷偷笑了。

摸起来特别材质的衣服一看就是列恩的杰作,两颗自己买给蓝波的糖又回到了自己手中,一条不知主人的名贵巧克力……

拆完礼物后,本来就不算大的房间满满堆了一地的包装袋和物品。但自己的心也好像跟着一起被填满了。纲吉抱着自己的被子,暖呼呼的。

不过,好像还差一份礼物。

他拿出手机,狱寺那长长的“无法亲自和十代目一起过生日真是罪该万死”的信息标题尤为显眼。

那条信息是踩着凌晨十二点发的,但自己早上起晚了,白天上课晚上又疯玩,一直都没能把信息拉到结尾看完。纲吉苦笑着点了进去。

本来就算狱寺没能回来,以为自己至少也能收到礼物的,可能真的太忙了吧……

心里有一丝难言的苦涩。从时间上说,狱寺是自己真正交的第一个朋友,虽然不太能接受他对自己过分恭敬和盲目崇拜,有时甚至会引起麻烦的性格……但以为自己会稍稍的、在他心里有那么一点特殊。

[十代目,生日快乐!能够遇见您,真是在下毕生的愿望……]

纲吉打了个呵欠,继续往下拉。

[我还是决定回来给您庆祝生日,已经买好回来的机票了,请您一定要等我。]

“要回来啊……哦。”纲吉揉了揉发红眼睛。

“什么?!!!”

然后被吵醒的Reborn把自己扔出了房门。

03

厅里还留了一盏黄色的小灯。爸爸因为喝醉了早就回了房间,碧洋琪也说睡美容觉关了房门。妈妈好像还在安抚着不肯睡觉的蓝波,房间的白色墙壁挡不住吵闹的声音。

他穿着睡衣,一个人窝在沙发里。手机的荧光打在他的脸上,棕色的眼睛被照得发亮。

如果是别人说要从意大利赶回日本给自己庆祝生日的话,纲吉多半会以为是在开玩笑或者恶作剧。但问题
那个人是狱寺隼人,一个连玩笑都不会开的人,而且对自己的事情还格外的认真。

其实我压根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啦。纲吉揉了揉自己的脸,好振作精神。

有些时候纲吉也会好奇,为什么狱寺会这么看重自己。虽然有那么几次鼓起勇气问了出口,但结果也还是获得了狱寺字正腔圆的“十代目就是这么好这么优秀真是太谦虚了真不愧是我狱寺隼人要追随一生的人”,然后回到“我一定会继续努力不辜负十代目对我的期望成为优秀的左右手”的结尾。

明明是意大利人但日语说的比自己还要好。几乎没有什么做不好的人。

究竟为什么呢?

及时打断自己思考的是门铃声。

来了。泽田纲吉下意识咽了口唾沫,准备说出自己刚刚天人交战之外面对狱寺隼人的台词。

他打开门,看见风尘仆仆的——

04

风尘仆仆迎着一身风霜满身疲惫的……个鬼!

就在自己打开门的一瞬,在房间里的蓝波终于忍不住边哭边跑了出来,顺手拿出了十年后火箭炮往自己这么一扔。

砰的一声,纲吉看见了粉红色的艺术,感受到熟悉的感觉。

还有十年后的狱寺隼人拿着一大束红玫瑰。

纲吉僵硬地把自己原计划的台词说了出口。

“晚上好,狱寺君。辛苦了。”

“十年前的……十代目吗?”眼前的青年先是惊讶了几秒,然后化作了初秋夜风般轻柔的笑容。

“晚上好,十代目。”

“以及生日快乐。”

如果说人生是由无数的巧合组成的,那这个巧合也未必太巧了一点了吧。

泽田纲吉觉得自己现在有点晕乎乎。

05

并不是第一次与十年后的狱寺君见面。第一次见面的时刻现在还记忆犹新。

并不是什么太美妙的回忆。

他和十年后的狱寺君对视了一眼,好像都想起了这件事。他低下头,不太好意思地搔了搔头发。与已经是大人模样,穿着一身正装的成熟稳重的狱寺君相比,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还穿着睡衣的国中生自己,真是相形见绌。而且自己现在还要把头抬得很高才能正视对方的眼睛。

但被他在心里议论的另一个主人公却眼也不眨地看着他。

“我——”

“狱寺君穿着这么正式,还拿着玫瑰,是要去约会吗?”

两个人虽然是同时开口,但十年后的狱寺很体贴地把话让给了纲吉。

“不是。是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

纲吉看着狱寺突然温柔地上翘嘴角,换上了好奇的目光:“是喜欢的人吗?”

“是。”

“我还以为是我呢。”纲吉呼了一口气,又觉得自己太直白,脸颊发烫,“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啦。”

“总觉得狱寺君今天会在我身边,——不是那个意思了。”他在十年后的狱寺隼人鼓励的眼神下把话结结巴巴地说完,“可就是、认识以后,狱寺君好像一直都在我身边。”

“感觉十年后的狱寺君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更加成熟了。”纲吉飞快地下了总结。

不然自己也不会说出这些话。很幼稚可笑的地认为就算以后大家也肯定会陪在自己身边。

“我会一直在您的身边。”狱寺喃喃道,虽然是面对着自己说的,但更像是对着谁的传达遥远话语。

“啊,不说这个了。”纲吉羞红了脸,他本来就不是善于表达心情的人,在战场上对着敌人的怒吼或者是过分担心友人的呼喊都是情急之时的举动。

“虽然很好奇狱寺君要去见的那个人,但为了不透露,还是不问了。不过,能被狱寺君喜欢的那个人一定很幸福吧。”

“隼人。”他纠正道,“十年后的十代目是这么叫我的。”

“隼、隼人君。”纲吉感觉自己突然有点心跳加速。至少他这边的狱寺隼人是从来不会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的。有点果断,但不会讨厌。

这就是成熟男人的魅力吗?不知道自己以后也会不会像他一样?

听到这个称呼,狱寺再次放松了自己的表情。他从年少时就是一脸冷淡又拽得很,长大后正式接任彭格列岚守更是沉默少语,更多时候都是以严肃待人。

“我喜欢的那个人啊,是个温柔而强大的人。”

“那狱、隼人君是要去告白吗?”纲吉小心翼翼地改了口。

对于他这种情窦初开的小男生,看着好友、就算是十年后好友的恋情也是充满好奇的。

“他啊,是个不解风情的人呢。”狱寺隼人看着眼前的少年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我大概永远也不会和他说的吧。”

“为什么啊?我认为只要是隼人君的话,一定可以告白成功的。”

“毕竟从我认识你的那刻起,就知道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

“不不不,十代目才是。”十年后狱寺隼人突然变得慌张,让纲吉想起自己的狱寺,“十代目才是那个最优秀的人!”

纲吉扁了扁嘴,苦笑道:“其实我一直不知道,自己有哪里好够的。我也只是下意识地把狱寺君推开了而已——”

“因为十代目就是这样的人啊。”狱寺隼人打断了他,“不管是谁,都会去拯救的十代目。不管当时是敌人的我,后来的六道骸或者瓦里安。”

“没有那么夸张啦!我只是不会杀人而已。”

“不是那种身体意义的救。别人我不知道,但十代目确实拯救了我。”他又恢复了平静,一字一顿地说,“十代目是很优秀的人,请您不要否认自己。我一直在您的身边,比谁都有资格说这句话。”

“那隼人君也是一样!你也很优秀!成绩又好、学习能力又强、长得又帅!”纲吉反驳之后,微微地笑了起来,“为什么认为自己会配不上那个人呢,说不定那个人也很喜欢隼人君。”

“会吗?”

“试一试总不怕吧。”

恍惚中,十年后的狱寺隼人也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十代目的面容。

“我会的。”

“五分钟也快要到了吧。”他看着墙壁挂着的钟表,渐渐地往十二点钟走去。“我要及时赶回去才行。”

想要去见那个人。

“不过还有最后的一点东西想要送给十代目,就当作是生日礼物吧。”

他以一种不容拒绝的温柔将纲吉拉近自己,身高的差距也随着他的低头而一点点缩短。

然后献上额头的誓约之吻。

06

另一边,少年时代的狱寺隼人结束了自己神清气爽的时间旅行。

他见到了就算曾经去到了的十年后未来,也没有见过的那个人。那位强大而温柔的人。

而且那位还叫自己隼人。

这次可以好好的和其他人炫耀一番了。他暗暗地在心里发笑。

但他表面还是装得很端庄,因为他要见到自己的那位十代目,那个他要毕生追随的人。

他压着内心的兴奋,准备说出自己准备多时的台词。

烟幕散尽后,他看见自家十代目手中一只手捧着鲜艳欲滴的红玫瑰,脸颊也好像被映出了淡淡的粉红色,另一只手抬了起来,摸着自己的额头。本来就大的眼睛更是睁得比平时还要大个几倍,双唇微张。

事不宜迟,他立刻喊了出来:“十代目——生日快乐!”

礼物、礼物。正当自己喜滋滋地想把礼物送给十代目的时候,才突然发现自己把东西遗留在十年后了。

“我对不起十代目!!!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忘了!我要——”

纲吉见他又要说出那句话,马上开口制止了他:“不用啦,其实十年后的隼人君有代替现在的隼人君送了礼物给我哦。而且,现在也过了十二点了。”他弯了弯眼眉。

“今天就在我家里留宿吧。”

07

再次睁眼,已经站在了办公室里面。十年前的狱寺隼人帮自己敲开了那道门。

“欢迎回来。”棕发的青年停下了笔,抬起头看他。

“抱歉,十代目,我忘了带礼物给您。生日快乐。”

“我已经收到了今天最棒的生日礼物了哦。”泽田纲吉摇摇头,桌子上的百合花发出怡人的气息。

“还有,请您能否赏脸,今天晚上一起进餐呢?”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诉您。”

——————————END————————————

时隔一年多的复健作品,献给第一位男神泽田纲吉。
祝你生日快乐,永远是少年。
真的很垃圾一篇。勉强赶上。
少年组只是友情向,青年组大概是双向那种?
我偶尔也会想,狱寺对待纲吉的态度真的是一下子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那种,对于纲吉这种害羞内敛的男孩子,一定很难理解的吧。其实我也很难理解,有时候甚至会想,如果是别人救了一次狱寺,他也会这样对那个人吗?但正因为是纲吉,也只有纲吉会这么不加思考地救人吧。
而且从崇拜到爱慕的转变,是因为日夜相处的日久生情吧。
还想写一次在没有这种“拯救与被拯救”的前提下的,两个人的真正的恋爱。




“开心一下吧。”
怎么可能笑得出来?
大概人生就是痛苦的吧。

假期以来看了很多电影,有新的,旧的,国产的,香港的,西方的,但如果要我给出最喜欢的三部,应该是《暗战》《盲探》和《X战警:逆转未来》。

刘德华和杜琪峰占了两部。我也算是从小看着港片长大的,小时候电视上总是翻来覆去地播港片,林正英的僵尸道长系列简直是我的童年阴影,每次看完晚上就会做噩梦,梦到自己被僵尸追杀,结局永远停留在被僵尸咬了一口,然后惊醒。而周星驰的喜剧则承包了童年的笑点,《整蛊专家》《百变星君》……看着各式各样的香港美人陪在他身边,下部电影又换了一个又一个。只是看《大话西游》时候,偶尔会好奇,为什么紫霞和至尊宝不在一起呢?假如他们在一起的话白晶晶怎么办,她那么爱他?

长大后也开始懂事,只是再也没有看过《大话西游》。偶然会在电视上看着有人模仿紫霞问至尊宝的那段,脑海中也会浮现起那些情节。

不是不爱了,不是所有故事都会有大团圆结局。这个世界上很多人甚至连个结局都没有,就这么慢慢地向终点走去。

演了这些故事的人名字我也是前几年才能一一说出。那个大眼睛短头发的叫做袁咏仪,美艳不可方物的那位叫张敏,可清纯可妖艳的红衣女人是邱淑贞……数不清的熟悉面孔游走在大屏幕上,存在于我童年的记忆里。

刘德华,也是很久以前就知道他,小时候印象比较深的就是赌神系列,后来也开始了解他,人品没得说,长相也是帅气。但也是这样而已,更不要说我前几年比起男星是更痴迷于那些各具特色的女演员,确实没有怎么关注刘德华。

直到看了《盲探》和《暗战》后,才真正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喜欢他,从他的小鲜肉时期直至如今。《盲探》里的刘德华真是可以说非常可爱了,庄士顿在树上大喊“何家彤杀人放火啦!”真的real可爱。这个镜头我能记好久。刘德华和郑秀文这对黄金搭档。

而《暗战》里的他简直就是帅得惨无人道。只有四周的性命给他添了宿命感,为父报仇的目的让他的贼的身份看起来也不那么邪恶,没有什么特写的镜头或者动作去表现帅气,不用在街上走着的时候好像看到前面镜头特意露出迷人的笑容(说真的我要吐槽下暗战2,郑伊健开头的笑劝退了我),就是英俊潇洒本人。他和刘青云演的警察斗智斗勇又惺惺相惜,而我就像蒙嘉慧饰演的梁婉婷被华仔迷的鬼迷心窍,一颗心都向着他。

但这些角色我都很喜欢。刘青云的何尚生开头就以一种非常规的方法解决了一件案子,也很是帅气,就是悬疑犯罪电影里那些高智商低情商,让上司恨得牙痒痒但又没有办法不依靠的人。而蒙嘉慧的梁婉婷是一个你永远不会现实世界中的巴士里遇到的美女,一个人戴着耳机,坐在窗边,等着邂逅一个陌生人。还有虽然怂但在关键总能帮上正义但不太常规的男主角的梁Sir,虽然是个坏人但在关键时候总掉链子的林雪……我很喜欢杜琪峰的电影的原因之一,他总是把人物营造得有血有肉,可爱亦可恨。

看电影的我们觉得刘青云聪明绝顶,蒙嘉慧美貌无双,而电影里的他们不过也是普通人。何尚生智商高能力强,但他的同事不过也是平凡人,到时间就想着下班,没有人愿意留下和他一起分析案情。梁婉婷虽美,但也没有办法用美貌留下华,只能等着他日后“突然就出现在她面前”。

而华对于他们却是像只存在于电影里的人,华有着能并肩何尚生的智商与才华,与梁婉婷如同天造地设一对的外貌,但又能超脱于他们。也许是因为这样,何尚生愿意最后放走他,梁婉婷愿意一直戴着那条“很便宜”的项链,等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也许永远不会再见的人。

很喜欢这样的双线设置,虽然《暗战》应该是双男主,但最后何尚生和梁婉婷的线因为华而有一瞬间的交集。对于何尚生,梁婉婷是他最后知道的关于华的结局,而对于梁婉婷,何尚生是她漫长等待华遇见的另一个陌生人。

对于何华这条线,强烈建议去看电影,简直完全戳到了我的那个点。记忆最深的是两次何尚生在车上捉到了华,又放了他。以及那个吻。
——“如果今天我不能送你去警局,我这辈子都会有点遗憾。”
——“有遗憾,你才会记得我。”
何尚生说:“我们总算相识一场。”

但出乎意料的是,我更喜欢梁华的线。如果说何华满足了我对于男人之间那种惺惺相惜的感情,梁华可以说是我一直渴望写出来又不得要领的感情。他们的对话很少,但正是那些暗暗的表现戳中了我。第一次在巴士上见面,警察在抓华,华坐在梁婉婷的旁边,让她“不要出声”,把自己的墨镜给她戴上,顺便拿走了她的一只耳塞给自己带上,把她的头轻轻按在自己的肩膀上。第二次见面,也还是在巴士上,也正好有警察查车,梁婉婷连忙把自己的东西拿开,给华让出空位,华则偷笑,然后坐在她旁边,手挽着手。两个人就这么坐到终点站。而当华说自己“没有时间了”,梁婉婷则马上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可惜她最后还是不知道他的名字。

开头是除了这两条线的场景外我最喜欢的那个镜头。本来想放在最后的,然而我不会弄。

他的眼睛比星星还要漂亮。

焦虑。
无法排解的焦虑。
还有我讨厌的雨天。
但与其说是死,更像是生。
平庸的生活将我侵蚀,由无数人组成的所谓社会生活将我击倒。
这才是生,我们多数平凡人的生活。
这才是生的滋味。
But I hate it.

复健准备中

第一句话是:生日快乐,吴邪。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吧,我已经是个真真正正的成年人了,在路上都会被同校的师弟师妹喊师姐的那种(可恶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你我之间的年龄差还是永远的二十二岁,但是我们都在不断地长大的。我已经没有办法像16岁的时候说我自己是个小姑娘却喜欢上一个老男人啦。
希望你在那个世界能幸福,希望这个世界还能有人会像我以前一样喜欢你。
你在我心里像是一个素未谋面的老朋友吧。真是抱歉这些年爬了不少墙头呢,不过我能很骄傲地说他们都像你一样好。
永远坚韧不拔。永远天真无邪。
(天真无邪这个词语已经被我当成在保持那颗本心同时也能坚持自己的内心的意思了)
还有一点非常抱歉(连同另外一个人),去年的时候说自己的目标是杭州,结果我现在好像已经没有那么执着了(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原因)
就算今天是你的生日别玩太疯了,四十一岁的老男人。
晚安,做个好梦。

想写东西
有什么特别想看的吗
(除了鱼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