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师

All alone with you……

“开心一下吧。”
怎么可能笑得出来。
大概人生就是痛苦的吧。

假期以来看了很多电影,有新的,旧的,国产的,香港的,西方的,但如果要我给出最喜欢的三部,应该是《暗战》《盲探》和《X战警:逆转未来》。

刘德华和杜琪峰占了两部。我也算是从小看着港片长大的,小时候电视上总是翻来覆去地播港片,林正英的僵尸道长系列简直是我的童年阴影,每次看完晚上就会做噩梦,梦到自己被僵尸追杀,结局永远停留在被僵尸咬了一口,然后惊醒。而周星驰的喜剧则承包了童年的笑点,《整蛊专家》《百变星君》……看着各式各样的香港美人陪在他身边,下部电影又换了一个又一个。只是看《大话西游》时候,偶尔会好奇,为什么紫霞和至尊宝不在一起呢?假如他们在一起的话白晶晶怎么办,她那么爱他?

长大后也开始懂事,只是再也没有看过《大话西游》。偶然会在电视上看着有人模仿紫霞问至尊宝的那段,脑海中也会浮现起那些情节。

不是不爱了,不是所有故事都会有大团圆结局。这个世界上很多人甚至连个结局都没有,就这么慢慢地向终点走去。

演了这些故事的人名字我也是前几年才能一一说出。那个大眼睛短头发的叫做袁咏仪,美艳不可方物的那位叫张敏,可清纯可妖艳的红衣女人是邱淑贞……数不清的熟悉面孔游走在大屏幕上,存在于我童年的记忆里。

刘德华,也是很久以前就知道他,小时候印象比较深的就是赌神系列,后来也开始了解他,人品没得说,长相也是帅气。但也是这样而已,更不要说我前几年比起男星是更痴迷于那些各具特色的女演员,确实没有怎么关注刘德华。

直到看了《盲探》和《暗战》后,才真正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喜欢他,从他的小鲜肉时期直至如今。《盲探》里的刘德华真是可以说非常可爱了,庄士顿在树上大喊“何家彤杀人放火啦!”真的real可爱。这个镜头我能记好久。刘德华和郑秀文这对黄金搭档。

而《暗战》里的他简直就是帅得惨无人道。只有四周的性命给他添了宿命感,为父报仇的目的让他的贼的身份看起来也不那么邪恶,没有什么特写的镜头或者动作去表现帅气,不用在街上走着的时候好像看到前面镜头特意露出迷人的笑容(说真的我要吐槽下暗战2,郑伊健开头的笑劝退了我),就是英俊潇洒本人。他和刘青云演的警察斗智斗勇又惺惺相惜,而我就像蒙嘉慧饰演的梁婉婷被华仔迷的鬼迷心窍,一颗心都向着他。

但这些角色我都很喜欢。刘青云的何尚生开头就以一种非常规的方法解决了一件案子,也很是帅气,就是悬疑犯罪电影里那些高智商低情商,让上司恨得牙痒痒但又没有办法不依靠的人。而蒙嘉慧的梁婉婷是一个你永远不会现实世界中的巴士里遇到的美女,一个人戴着耳机,坐在窗边,等着邂逅一个陌生人。还有虽然怂但在关键总能帮上正义但不太常规的男主角的梁Sir,虽然是个坏人但在关键时候总掉链子的林雪……我很喜欢杜琪峰的电影的原因之一,他总是把人物营造得有血有肉,可爱亦可恨。

看电影的我们觉得刘青云聪明绝顶,蒙嘉慧美貌无双,而电影里的他们不过也是普通人。何尚生智商高能力强,但他的同事不过也是平凡人,到时间就想着下班,没有人愿意留下和他一起分析案情。梁婉婷虽美,但也没有办法用美貌留下华,只能等着他日后“突然就出现在她面前”。

而华对于他们却是像只存在于电影里的人,华有着能并肩何尚生的智商与才华,与梁婉婷如同天造地设一对的外貌,但又能超脱于他们。也许是因为这样,何尚生愿意最后放走他,梁婉婷愿意一直戴着那条“很便宜”的项链,等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也许永远不会再见的人。

很喜欢这样的双线设置,虽然《暗战》应该是双男主,但最后何尚生和梁婉婷的线因为华而有一瞬间的交集。对于何尚生,梁婉婷是他最后知道的关于华的结局,而对于梁婉婷,何尚生是她漫长等待华遇见的另一个陌生人。

对于何华这条线,强烈建议去看电影,简直完全戳到了我的那个点。记忆最深的是两次何尚生在车上捉到了华,又放了他。以及那个吻。
——“如果今天我不能送你去警局,我这辈子都会有点遗憾。”
——“有遗憾,你才会记得我。”
何尚生说:“我们总算相识一场。”

但出乎意料的是,我更喜欢梁华的线。如果说何华满足了我对于男人之间那种惺惺相惜的感情,梁华可以说是我一直渴望写出来又不得要领的感情。他们的对话很少,但正是那些暗暗的表现戳中了我。第一次在巴士上见面,警察在抓华,华坐在梁婉婷的旁边,让她“不要出声”,把自己的墨镜给她戴上,顺便拿走了她的一只耳塞给自己带上,把她的头轻轻按在自己的肩膀上。第二次见面,也还是在巴士上,也正好有警察查车,梁婉婷连忙把自己的东西拿开,给华让出空位,华则偷笑,然后坐在她旁边,手挽着手。两个人就这么坐到终点站。而当华说自己“没有时间了”,梁婉婷则马上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可惜她最后还是不知道他的名字。

开头是除了这两条线的场景外我最喜欢的那个镜头。本来想放在最后的,然而我不会弄。

他的眼睛比星星还要漂亮。

一个人要绝望到什么程度才会选择自杀呢?

昨天,我的一个同学离开了人世。
初中室友。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脑海里全是当初和她相处的景象。
是高二偶尔看见理科班的她从楼梯上走下来,一脸疲惫。
毕业典礼那天给她的礼物,上面写着“我会记得你长发时候的样子”。
初三暑假和她一起,还有其他几个同学一起去逛街。
还有第一天住进宿舍,在很小的床上挤着睡觉的我和她。

据说她是那天中午,从一个小区的22楼一跃而下的。没有办法想象,身患重疾的她是怎么样一个人到那么高的地方,会害怕吗?觉得解脱吗?
我妈每次看到这种新闻总会拿来给我教育,但这次我自私的想着,这条路终究是她自己选的,只要她觉得解脱就可以了,至少她不用再痛苦。

只是我再也没有办法见到你了。
十年后二十年后的同学聚会,人们还会谈起你吗?
一路走好,愿天堂再也没有痛苦。

焦虑。
无法排解的焦虑。
还有我讨厌的雨天。
但与其说是死,更像是生。
平庸的生活将我侵蚀,由无数人组成的所谓社会生活将我击倒。
这才是生,我们多数平凡人的生活。
这才是生的滋味。
But I hate it.

现在久违地躺在床上听着歌来写下这些事情。
我打算按照因果关系来写。

因为想要打发时间,无意中看了一个在前段时间还算很火的《偶像练习生》,被陈立农那灿烂的笑容和声音圈了粉,不过也大概只能算是路人粉的那种。就找着陈立农的痕迹过了一遍《偶像练习生》,也在B站看了他们出道后的舞台,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爆吧。
又因为他们的C位蔡徐坤突然想起了以前看的选秀节目《星动亚洲》,上网搜了搜才发现swin这个团应该快要散了。
怎么说呢,还是感到有些惊愕的。我也是(从电视上)看着他们从海选到出道舞台出来的,居然是这样一个结果。但不能怪他们,是公司实在不行。他们也应该和我一样以为当初只要出道了就好,没想到是另一个坑。
又想到偶练里面有个一直被调侃的“老练习生”,应该参加过很多选秀节目了吧。还有加上nine percent现在的情况,感觉像被公司当作赚钱工具。

联想到了自己的情况。当初信心满满地以为准能那个好成绩,结果却不如人愿。
但这些练习生们,有的多年没有出道,口中“坚持自己的梦想”大约是成了一种习惯,到底最后出不出道已无所谓了。有的就算出道了,也没有自己想象中一炮而红反而跌落另一个无底洞。
他们没有做错什么,我也没有。
但就算很痛也要面对现实。

这些东西本来打算是昨天写好的,从今天起就算一个新的开始,但还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写完。现在继续写下去让我觉得我是在强行揭开自己伤疤的。
但那是一种和疼痛不同的另一种难受的感情。
我为什么前面要提那么一大堆和练习生相关的东西呢?算是一种奇怪的心态吧,认为这个世界上其实有人和自己一样经历着一点都不美好,很痛苦的事情。他们中有些人选择另外的出路,有些还在坚持,但也有人默默地放弃。

我自己原来的想法是什么呢。不求读重本大学,上个普通的公办学校,也许会认识很多新朋友,会去蹭课学习自己喜欢的东西,毕业之后找一份普通的工作,继续这样看书追番,闲暇之余写写一些东西,有了经济来源还能去看自己喜欢歌手的演唱会,生活质量大大提高。
有点咸鱼式的生活。

但我的梦想也已经毁掉啦。由世界上无数个必然而造就的巧合,一败涂地。
好想打起精神,我一开始明明不是想写这些的。

复健准备中

第一句话是:生日快乐,吴邪。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吧,我已经是个真真正正的成年人了,在路上都会被同校的师弟师妹喊师姐的那种(可恶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你我之间的年龄差还是永远的二十二岁,但是我们都在不断地长大的。我已经没有办法像16岁的时候说我自己是个小姑娘却喜欢上一个老男人啦。
希望你在那个世界能幸福,希望这个世界还能有人会像我以前一样喜欢你。
你在我心里像是一个素未谋面的老朋友吧。真是抱歉这些年爬了不少墙头呢,不过我能很骄傲地说他们都像你一样好。
永远坚韧不拔。永远天真无邪。
(天真无邪这个词语已经被我当成在保持那颗本心同时也能坚持自己的内心的意思了)
还有一点非常抱歉(连同另外一个人),去年的时候说自己的目标是杭州,结果我现在好像已经没有那么执着了(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原因)
就算今天是你的生日别玩太疯了,四十一岁的老男人。
晚安,做个好梦。

想写东西
有什么特别想看的吗
(除了鱼邪)

我最希望拥有K里的小白的技能
看着第二季他在飞船跳下来那刻真的是压抑不住内心的冲动。
如果我也可以像飞鸟一样自由就好了
(虽然我有点恐高哈哈哈哈哈哈)

【太芥】“重逢”

2017.7.19关键词:偶然会面
芥川性转注意
可能神转折?
时间有点紧,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非常多bug,请不要深究

新来的客人似乎是从横滨来的,已经在这里住了一个月了。

一个月前的深夜他拖着黑色的行李箱和长长的大衣,满身湿透地进了门。

但没有谁有任何异议或者不满,至少在场的女顾客和女服务员是这样的。男人脸上的笑容就是最好的入场券。

男人的名字叫做太宰治,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但据说他在一次酒后曾经吐露出他其实现在已经三十多岁了。他英俊的面容和身上那种特别的气质,使他在我们的旅店特别受欢迎。甚至可以说因为他的存在,我们最近的营业额不断上升。他和我们店长可谓是店里最大的吉祥物了。

对了。忘记介绍,我叫朝子,三年前就开始在这里作为服务员工作。我们的店长芥川,是附近有名的美人。我们的旅店开在玉川的附近,虽然地处偏僻,但沾了玉川温泉的知名度,经营方面还能勉强过得去。

芥川桑是三年前才来到这里的。那个时候的事情我还记得,她是在一位金发小姐和一位与她长相相似的少女的陪同下一起来的。

我被金色头发的小姐拜托了照顾芥川。当时的芥川桑似乎遭受了什么意外,身体和精神都非常虚弱,对外界的事物也不太关心,总是漠不关心的表情。

但我没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好一直照顾着芥川。后来芥川桑身体恢复后,便用了一笔钱在这里开了一间旅店。在开店之前,芥川桑还好像和另一位前来探望的被称谓“中也”的先生有过争执,似乎是因为芥川桑执意留在这里。

“朝子,早上好啊!”太宰治一如既往的和我打起照顾来。

“早安,太宰先生。”我停下自己的胡思乱想,用上职业性的微笑问安。

太宰治确实长得很好看。如果不是他在这里住了有将近一个月之久,估计我也会被迷倒。

这一个月以来,我可谓是认识到什么是“好看的男人多半是花心”的这句话。每天晚上都会和店里的女顾客喝酒调笑,甚至还敢调戏我们的店长!这一点真是不可饶恕!

今天大概也是如此。这个叫做太宰治的男人好像是掐好了点,我每次和他互相问好后的五分钟之内,芥川店长就一定会下楼。

然后在三句话之内,必定能把我们店长拐跑。虽然我是有点不太乐意,但能看到店长柔和的表情,感觉还是不错的。

只见太宰治凑过去和店长说了话。正当我以为他们说好久的时候,太宰治突然向我走过来。

“朝子,帮我收拾东西吧。”

“啊?”我首先看向芥川店长,她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地平淡。

“我要离开这里了。”太宰治说。

我有些慌乱地眨了眨眼睛:“这么突然吗?”

“早就和你们的店长说好了啊。”他依旧微笑着。

“您,要去哪里吗?”我不敢看店长,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件事对于我来说,实在是有点突然。毕竟太宰治在这里住了这么久,可以算得上是开店以来住得最久的客人了。而且他风趣幽默的性格,素日都和我们打成一片,也会帮忙招呼客人,在我心里,他其实已经是我的朋友了。

“我么,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世界了!”他突然很兴奋的样子。这一个月下来,我也习惯了他的偶尔抽风,只好苦笑着应和道:“是是是。先生,我先把您的房间收拾好吧。”

当我再抬起头来,芥川桑已经不在那里了。



我把太宰先生的东西收拾好,再把他送到车站,再回到店里的时候,天色已变得黑乎乎一片了。

我刚走近店门,就看见芥川桑一个人站在门口旁边。因为正是晚饭时候,客人和店员都去吃饭了,这里就只有芥川桑一个人。她在远望着天上的星星。

“店长也趁着客人少的时候,去外面游玩吧。”我走过去,趁机劝告着。

“……”

她沉默了有好一会,我还以为自己说错话,正想退出去。

“我不知道。”

“我好像忘记了谁……一定,要在这里等他来。”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芥川桑露出这种表情。

我和她都没有再说什么,我悄悄回到了旅店里。

我穿过走廊,从饭堂那里的笑声和说话声很清晰地传到我的耳朵里。饭堂里面很热闹。

我重新扬起笑容,往里面走去。

“朝子小姐回来啦!”熟识的客人喊道,“正好,我们有个新闻要说呢!这可是刚刚才知道的事情!”

“是什么呀?”我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哎呀!玉川那边,有人投河死了!据说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真是可惜。”

“那真是太糟糕了。”

我接过旁人递给我的茶,轻轻叹了一口气。

END

有两点解释的东西
其一  芥川其实是失忆了
其二  玉川是三次太宰治先生最后一次自杀的地方

大概是打算自杀的太宰,在最后偶然遇见了失去记忆的芥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