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师

All alone with you……

请大家当做没看见吧,谢谢

惨败
脑子里唯一想到的就是去死
但我不会这么做
一年的努力完全是个笑话
我已经预想到别人的同情,以及对我的不屑
觉得自己有多么不堪渺小
我能怎么办呢
一年前试图反抗,到现在惨不忍睹
曾经有多么自信现在就有多么绝望
我不想成为其他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我厌恶这种形式的人与人的交往
但更可笑的事情应该是我连个说这件事的人都没有吧。朋友的同情,亲戚命定论,全部都不想要

复健准备中

第一句话是:生日快乐,吴邪。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吧,我已经是个真真正正的成年人了,在路上都会被同校的师弟师妹喊师姐的那种(可恶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你我之间的年龄差还是永远的二十二岁,但是我们都在不断地长大的。我已经没有办法像16岁的时候说我自己是个小姑娘却喜欢上一个老男人啦。
希望你在那个世界能幸福,希望这个世界还能有人会像我以前一样喜欢你。
你在我心里像是一个素未谋面的老朋友吧。真是抱歉这些年爬了不少墙头呢,不过我能很骄傲地说他们都像你一样好。
永远坚韧不拔。永远天真无邪。
(天真无邪这个词语已经被我当成在保持那颗本心同时也能坚持自己的内心的意思了)
还有一点非常抱歉(连同另外一个人),去年的时候说自己的目标是杭州,结果我现在好像已经没有那么执着了(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原因)
就算今天是你的生日别玩太疯了,四十一岁的老男人。
晚安,做个好梦。

想写东西
有什么特别想看的吗
(除了鱼邪)

我最希望拥有K里的小白的技能
看着第二季他在飞船跳下来那刻真的是压抑不住内心的冲动。
如果我也可以像飞鸟一样自由就好了
(虽然我有点恐高哈哈哈哈哈哈)

【太芥】“重逢”

2017.7.19关键词:偶然会面
芥川性转注意
可能神转折?
时间有点紧,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非常多bug,请不要深究

新来的客人似乎是从横滨来的,已经在这里住了一个月了。

一个月前的深夜他拖着黑色的行李箱和长长的大衣,满身湿透地进了门。

但没有谁有任何异议或者不满,至少在场的女顾客和女服务员是这样的。男人脸上的笑容就是最好的入场券。

男人的名字叫做太宰治,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但据说他在一次酒后曾经吐露出他其实现在已经三十多岁了。他英俊的面容和身上那种特别的气质,使他在我们的旅店特别受欢迎。甚至可以说因为他的存在,我们最近的营业额不断上升。他和我们店长可谓是店里最大的吉祥物了。

对了。忘记介绍,我叫朝子,三年前就开始在这里作为服务员工作。我们的店长芥川,是附近有名的美人。我们的旅店开在玉川的附近,虽然地处偏僻,但沾了玉川温泉的知名度,经营方面还能勉强过得去。

芥川桑是三年前才来到这里的。那个时候的事情我还记得,她是在一位金发小姐和一位与她长相相似的少女的陪同下一起来的。

我被金色头发的小姐拜托了照顾芥川。当时的芥川桑似乎遭受了什么意外,身体和精神都非常虚弱,对外界的事物也不太关心,总是漠不关心的表情。

但我没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好一直照顾着芥川。后来芥川桑身体恢复后,便用了一笔钱在这里开了一间旅店。在开店之前,芥川桑还好像和另一位前来探望的被称谓“中也”的先生有过争执,似乎是因为芥川桑执意留在这里。

“朝子,早上好啊!”太宰治一如既往的和我打起照顾来。

“早安,太宰先生。”我停下自己的胡思乱想,用上职业性的微笑问安。

太宰治确实长得很好看。如果不是他在这里住了有将近一个月之久,估计我也会被迷倒。

这一个月以来,我可谓是认识到什么是“好看的男人多半是花心”的这句话。每天晚上都会和店里的女顾客喝酒调笑,甚至还敢调戏我们的店长!这一点真是不可饶恕!

今天大概也是如此。这个叫做太宰治的男人好像是掐好了点,我每次和他互相问好后的五分钟之内,芥川店长就一定会下楼。

然后在三句话之内,必定能把我们店长拐跑。虽然我是有点不太乐意,但能看到店长柔和的表情,感觉还是不错的。

只见太宰治凑过去和店长说了话。正当我以为他们说好久的时候,太宰治突然向我走过来。

“朝子,帮我收拾东西吧。”

“啊?”我首先看向芥川店长,她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地平淡。

“我要离开这里了。”太宰治说。

我有些慌乱地眨了眨眼睛:“这么突然吗?”

“早就和你们的店长说好了啊。”他依旧微笑着。

“您,要去哪里吗?”我不敢看店长,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件事对于我来说,实在是有点突然。毕竟太宰治在这里住了这么久,可以算得上是开店以来住得最久的客人了。而且他风趣幽默的性格,素日都和我们打成一片,也会帮忙招呼客人,在我心里,他其实已经是我的朋友了。

“我么,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世界了!”他突然很兴奋的样子。这一个月下来,我也习惯了他的偶尔抽风,只好苦笑着应和道:“是是是。先生,我先把您的房间收拾好吧。”

当我再抬起头来,芥川桑已经不在那里了。



我把太宰先生的东西收拾好,再把他送到车站,再回到店里的时候,天色已变得黑乎乎一片了。

我刚走近店门,就看见芥川桑一个人站在门口旁边。因为正是晚饭时候,客人和店员都去吃饭了,这里就只有芥川桑一个人。她在远望着天上的星星。

“店长也趁着客人少的时候,去外面游玩吧。”我走过去,趁机劝告着。

“……”

她沉默了有好一会,我还以为自己说错话,正想退出去。

“我不知道。”

“我好像忘记了谁……一定,要在这里等他来。”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芥川桑露出这种表情。

我和她都没有再说什么,我悄悄回到了旅店里。

我穿过走廊,从饭堂那里的笑声和说话声很清晰地传到我的耳朵里。饭堂里面很热闹。

我重新扬起笑容,往里面走去。

“朝子小姐回来啦!”熟识的客人喊道,“正好,我们有个新闻要说呢!这可是刚刚才知道的事情!”

“是什么呀?”我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哎呀!玉川那边,有人投河死了!据说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真是可惜。”

“那真是太糟糕了。”

我接过旁人递给我的茶,轻轻叹了一口气。

END

有两点解释的东西
其一  芥川其实是失忆了
其二  玉川是三次太宰治先生最后一次自杀的地方

大概是打算自杀的太宰,在最后偶然遇见了失去记忆的芥川

我决心变得善于撒谎

【太芥】恋人

2017.7.16关键词:“说不定是恋爱?”

架空 OOC预警
芥川性转 我大概已经是个芥吹了
宰厨请思虑再三再确定是否要阅读本篇 谈恋爱不如虐宰

于今日见到了曾经的恋人。

雨雾越发越浓厚,夜色苍茫,我和她戏剧性地被困在这间小小的饭馆里。

她依旧是美丽如初,甚至比以前更会打扮了。黑色的长裙将高挑的身材一展无遗,朱砂红的嘴角衬得抹了白霜显出自然健康的脸色(她是我见过皮肤最为白皙的人了,像雪一般的颜色,但作为人而言,未免是有点病态的白色了)。

啊啊、最美丽的应该是那双眼睛。和我这种自杀爱好者相比,也显得更是无神冷漠,她的眼睛。

明明是个单纯不过的人,却有着这么一双能使人溺亡的眼睛

最初会和她交往,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吧。她身上透露出的冷漠无情的死亡气息和与之不相匹配的纯洁的少女心,深深吸引了我。这似乎就是我的恋爱,但更准确的说,是互相吸引着吧,两个青春期叛逆少年少女的的爱情故事。

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你是喜欢我吧,要和我交往吗?”
十八岁的太宰治,在阳光明媚的某日,于学校天台上,如此问道。
穿着及膝水手服的少女芥川闻言只是微微抬起头,甚至连太宰的眼睛都没有看。
“别戏弄我了,太宰先生。”她的语气向来是这么礼貌中带着些许疏离。
“我可不是在开玩笑呀。”太宰露出他标志性的、能使校园里女生头晕眼花的笑容。
芥川很不解地去看他。由于身高问题,她只能仰着头逆光去看太宰。大概是因为当时太宰正好挡在太阳前面的原因,芥川眼中的太宰治身后洋溢着光芒,美好而温暖。
她看得有点发愣。

说起来,还是自己先告白的,如果那可以被称之为告白的话。这么一想,自己作为恋人是有点失职的。如果当初能再认真一点就好了吧……我瞥过头去,看见被夜色浸得暗沉的玻璃窗上,反映着她的脸,仿佛要和黑夜融为一体一样,她的脸上有一种淡淡的、我说不出来的神情。
我假装要小憩片刻,闭上了眼。

“芥川!你的男朋友来找你了!”
每当同班的同学这样毫不顾忌地大声喊出来的时候,芥川苍白的脸上总会印上浅浅的绯红。
“现在是社团活动时间吧,太宰先生没有参加别的活动吗?”
太宰和芥川走在少有人来的校园小道上,樱花已经开了。
“你有参与吗?”太宰反问一句。
“……没有呢。”
沉默了片刻。
“我们是在交往吗,太宰先生?”
“嗯嗯。”太宰好像没有过于关注芥川的情绪,只是点头。
“我总有点不太真实的感觉呢。我们真的是在谈恋爱吗?太宰先生您是,真的喜欢我吗?”
“说不定吧。”
太宰冷不防地探出头来,亲吻了她的嘴唇。
芥川适时地闭上了眼睛。

记忆中的自己经常在胡闹,带着她一起。逃课是常有的事,教会她吸第一支烟,带她去酒吧只为了看她一杯醉倒的姿态……

经常忘了她身体虚弱,带着她跑上跑下。

也会在她和朋友聚会的时候,一个电话就把她叫出来。

真是糟糕透了啊。我垂下眼帘,用大衣的袖子遮了脸。

既希望她能注意到我,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但很清楚的事实是,我之所以会和芥川交往,是因为她喜欢我。

这样的话我是说不出口的。


“太宰先生,我们这次要去哪里?”少女用袖子捂着嘴巴,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已经结束了啊,这是这个假期最后一次和你出去了吧。”太宰很惬意地把胳膊支在了窗台上,遥望着已经暗淡的太阳的余光。微风中散发出他很熟悉的海浪的味道。
芥川低着头,再抬起头来微笑了。
太宰很少见她如此惹人怜爱的笑容,给她带上了自己的围巾。
“再见吧,太宰先生。”
她轻轻扣上门,连离开的声音也悄无声息的。

我蓦然发觉雨已经停了。

刚刚想起的事情,是我对她做的,难得有些温存的涵义在内。在回忆深些,那日竟是我待她最为温柔的一日了。

所以说,也是难免她会这么想了吧。自从那日后,我再也没有和芥川有过联系。她大概以为,那次就是最后一次告别了吧,在我毕业后的最后一个假期,也是我和她的最后一次约会。

我想,我之所以会这么做,也是因为她的态度吧。多么可笑的两个人啊!

我口中发出被刻意压制住的笑声,听起来很是奇怪。我再也不害怕的,望着芥川所在的地方。

她已站了起来,动作是一如既往的安静,没有半点声息。

我看着她和前来接她的,穿着西服的男子,一起无言地往门口走去。

跨越了苍茫的夜色,身后温暖的春天的夜风,调皮地吹动了她垂在背后的黑色长发。

她轻微地回过头把它捋直,然后跟着那男子的脚步离开了我的视线。

君は私の最初の恋人だった
如今也还是爱着你
   

END

解释一下,这里的太宰和芥川其实是真的互相喜欢着的。虽然曾经有作为恋人的身份,但其实他们谁也没有真正说出过“我喜欢你”或者是“我爱你”这样的话,摆着恋人身份的双向暗恋。
太宰以为芥川对自己的喜欢不过是青春期的一时冲动,芥川则抱着要[让太宰能继续和自己交往]的想法让自己不被太宰所厌烦或者讨厌,在最后约会那次(毕业即分手嘛)她认为太宰已经想要结束这段关系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目前最满意的应该是这篇太芥了

【太芥】Eyes

2017.7.15关键词:迷人的视线

模仿川端康成先生的《一只胳膊》
OOC预警 

我问芥川君借了一双眼睛。

芥川君的眼睛是深海的颜色,只是单纯的深黑色,不会发光也不会发亮。

芥川君的眼睛,透过透明的玻璃瓶里面,看着我。就像他一直做的那样,只是看着我,什么话也不说,但好像又有很多话想说。

就算没能看见芥川君的表情,但只是通过这双眼睛——微微收缩的瞳仁,就能想象到芥川君不解地蹙起额头,固执得可爱。

太宰先生……

我小心翼翼地把玻璃球藏在口袋里,表面上上若无其事地把手插在口袋里,实则是把这个装着芥川君的眼睛的小小玻璃球用自己的手掌握住。放在口袋里是为了不让人感觉到可疑,用手是为了保护这个易碎的玻璃瓶。要是因为我的粗心大意把芥川君的眼睛暴露在外,是对芥川君的大不敬。

失去了眼睛的芥川君会怎么样呢?我怀着一种恶作剧后的愉快心情,避开侦探社的其他人,在回宿舍的路上哼起了歌。

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依照他的性子是绝对不会轻易向谁透露这件事。也许会叫上小银或者中也……但正因为是我,也可能不会。

这么一想,这种可能性是最大的了。即使有着罗生门作为依靠,但眼前一片黑暗的芥川君,也肯定是会紧张的。在没有灯光的房间里正襟危坐着,看起来是面无表情,实际上黑色的凶兽早已藏于大衣之中,一有风吹草动,一发即中。

玻璃瓶已经被我手心的温度捂热了,希望芥川君的眼睛不会因为这一点点的外界温度变化而感到不适。

这个时间段大家都不在,我悄悄地打开门,然后把玻璃瓶从大衣的袋子里掏出来。

屋里还没开灯,但还能借着街上的灯光看见一二。

“这是太宰先生的屋子吗?”芥川君的眼睛仿佛在说话。

“是我的屋子呀,欢迎你来。”我打开了灯。

“把我放在那边的桌子吧,那边能完完整整地看见屋子。”芥川君的眼睛说,语气是芥川君从来不会有的,一种温和轻快的态度。

黑色的双眸不依不饶地注视着我,让我心生他在撒娇的错觉。

我微笑着,把玻璃瓶放在了桌子上。桌子靠近窗边的位置,窗外有一种新鲜树叶的味道。

我不能触碰芥川的眼睛,只能跟着他的视线,把这间屋子又重新看了一遍。

“是单身汉的房间啊,又脏又乱。”

芥川君的眼睛似乎在笑着,眼睛的轮廓变得很柔和。也许就凭着这么一点就说有着可怕称谓的、黑手党的无心之犬在笑是很虚妄的一件事。但他是芥川君呀,我的小笨蛋君,我的弟子。

因为是芥川君的眼睛,所以做出再过分的事情都不为过了。

“太宰先生在说谎啊,您并不是要和我说这件事呢。”

我停下动作去看芥川君的眼睛,是很平静很温柔的眼神。

“太宰先生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坦率。明明是。特意把我带来这里。”

灯光轻轻打在玻璃瓶上,映出了我的眼睛,和芥川君的眼睛。

确实是如此,我撒谎了。

“我现在感到很幸福呀,芥川君。”

我突然压抑不住地肆意笑着,往身后的床上一倒。我把双手垫在头的下面,歪着头去看窗边上的芥川君。

他在看着我。

END

本来想写猎奇向的结果成了微甜???